歷屆會長、副會長及會址  學會出版概況及委員會組織  戰前召開過六次年會  抗戰期間學會活動  抗戰結束後

 歷屆會長、副會長及會址  

民國十六年至民國三十三年本會歷屆會長、副會長及會址,列如表-1所示。 

表-1 抗戰勝利以前的中國冶工程學會概況表 

年 

會長 

(32年1月後稱理事長) 

副會長 

(32年1月後稱副理事長) 

《礦冶》
卷次 

期次 

會址 

民16年 

張軼歐 

李 晉 

翁文灝 

1

1, 2

北京興華門內中街38號 

(礦業聯合會會所) 

民17年 

嚴 庄 

翁文灝、王寵佑 

1

2

3, 4 5, 6

北平陟山門大街4號 

北平東城史家胡同22號 

民18年 

同 上  

同 上 

2

3

7, 8

9, 10

南京平倉巷27號 

南京龍王廟堂子巷 

北平東城史家胡同22號  

南京珍珠橋太平橋75號  

南京漢西門天主堂街25號 

民19年 

翁文灝  

嚴 庄、曾養甫 

3

4

11, 12 13, 14

南京漢西門天主堂街25號 

北平東華門小甜水井4號 

民20年 

王寵佑  

曾養甫 

4

15, 16

南京漢西門石鼓路61號 

北平東華門小甜水井4號 

民21年 

曾養甫 

陳立夫、王正黼 

5

17, 18

南京國府路梅園新村36號 

民22年 

同 上 

同 上 

6

19, 20

同 上 

民23年 

曾養甫 

王寵佑、胡博淵 

7

21, 22

23, 24

南京毗廬寺梅園新村41號 

民24年 

同 上 

同 上 

8

25-26 27-28

同 上 

民25年 

同 上 

同 上 

9

29-30

31-32

同 上 

民31年 

翁文灝 

陳立夫、曾養甫 

復刊號 

1

重慶牛角沱26號 

民32年 

同 上 

同 上 

復刊號 

2, 3

 

民33年 

同 上 

曾養甫、陳立夫 

復刊號 

4, 5

 

  學會剛成立之後可以看出:篳路藍縷,無會所和固定會址。會址跟隨學會職員的處所,行址無定。自民國十六年(1927)成立至民國二十二年(1933),北平的會址及會刊編輯發行地有4處之多。筆者從最初的學會會員錄裡查到,除暫厝礦業聯合會所以外,其餘會址大約為會員的居所或工作地點。如北平陟山門大街4號是本會理事顧琅的聯繫地址,北平東華門小甜水井4號是編纂委員會常務委員虞和寅(自畏)的地址。民國十八年(1929)一月十日下午,在南京平倉巷27號召開學會第12次理事會常會,到會有嚴庄、翁文灝、張軼歐、孫昌克、曾養甫和胡博淵6理事。常會議決:「本會會址,應即遷至南京,暫定以平倉巷27號為會所。」從此時至民國二十二年(1933),南京的會址更多達6處,南京龍王廟堂子巷7號是會長嚴庄的住宅,曾作會址。直到民國二十三年(1934)-民廿五年(1936),租用南京毗廬寺梅園新村41號使學會才有一個較為穩定的會址。惟因係租用,仍感不便殊多;乃經各礦捐助資金在京南城內西北購地蛇山尾土地十五畝,以備籌建永久會所之處,惜未及開工興建,即逢民國二十六年抗戰軍興,本會乃內遷至陪都重慶。     學會的9位會長和副會長,除曾養甫、陳立夫於1928年入會,其他均為學會的發起會員。 

history 02 1

        學會在這一時期,增加學會出版物,擴大發行,每年舉辦精心籌備的學術年會,穩步發展,廣納新會員。這是本會歷史上的一段鼎盛時期。梅園新村41號會所,應與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有關,本會的出刊事宜由建設委員會孫昌克、秦瑜(慧珈)和史維新等照料辦理。戰火蔓延之時,「所有本會各卷宗皆隨建委會內遷,中經建委會改組,各案卷書籍亦輾轉移徙,……」建設委員會於民國二十七年(1938)併入經濟部。 

  民國三十一年(1942)十二月,《礦冶》在四川陪都重慶復刊。會址在重慶牛角沱26號。礦冶研究所所長朱玉侖任學會編纂委員會總總輯。經濟部礦冶研究所成立於民國二十七年(1938)三月,旋所址設於重慶東川白廟子天府路2號。《礦冶》復刊號「徵稿啟事」稱:「稿件請寄東川白廟子經濟部礦冶研究所轉本會編纂委員會。」可見,學會與礦冶研究所從人員到會務緊密依存。 

  學會第8屆理事會的產生完全是戰時倉促簡便的產物。據民國三十二年(1943)桂林召開年會記錄,民國三十年(1941)學會在貴陽召開臨時年會,會務工作重新緩慢啟動。這一階段的會務仍由戰前第7屆理事會負責。至民國三十一年夏(1942),會員記錄逐漸恢復,學會司選委員孫越崎、程宗陽與謝樹英三人將理事改選。民國三十一年(1942)蘭州年會上,由孫越崎報告第八屆理事名單,而新任理事未能集中蘭州。再由學會幹事用通信方式,從諸理事中選出會長等學會職員。

學會出版概況及委員會組織 
1.學會出版物概況及發行地 

   民國三十六年(1925)五月,農商部地質調查所代所長翁文灝先生對當時出版的礦業專門期刊做過一番統計:
  「中國礦學或礦業雜誌之刊行,為時甚遲,而至今未盛。日人所辦南滿鐵道社會所刊之支那礦業時報,創始於前清宣統元年,今已出至六十四號,除地質報告外,於礦業消息差稱詳備。長沙礦學研究會(全稱「中華民國礦學研究會」,張爾平)之礦業雜誌第一號,於民國六年(1917)三月出版,今始出第五卷第八期。其所調查,尤以湖南本省及南方其他各省為多。中華民國礦業聯合會,為中國礦業界最大之組織,其中分子,尤以北方各大煤礦為最重要。民國十二年(1923)曾出版季刊二冊,但嗣後迄未續出。北平中華採礦冶金協會,為中外礦業工程師所組織,尤以英美國人為多。自民國十一年至今,已出匯報三小冊。中國純粹礦業之期刊,就余所知略盡於茲。」
  除此,民國十三年(1924)底,南開大學礦科發起組織南開礦學會,該學會發行《礦學匯報》,可歸入此類,僅出版寥寥幾期,即隨礦科停辦而煙滅。
  在這樣一個匱乏和閉塞的時期,民國十六年(1927)學會成立之初,前輩們以極大的熱情,推出專業學術季刊-《礦冶》會刊,成為學會經營多年的主要出版物。學會編纂委員會常務委員孫昌克說:「惟素來編纂會及理事會,對於會誌文字取捨,均主嚴謹,注重實際研究與調查,以期合於學術刊物之主旨,……」《礦冶》按時間可分為戰前(1927-1936)和抗戰中(1942-1944)兩部分。張爾平查到前部分季刊8卷32期,後部分半年刊5期。
  從作者的文章數量看,曹誠克最多為11篇(含譯文1篇,與吳克頤合作1篇),胡博淵8篇(含與翁文灝、馮景蘭合作1篇),虞和寅8篇,徐式庄、孫昌克、梁宗鼎各6篇,張會若、閻增才(含譯文1篇)、魏壽崑(含與劉承彥合作1篇)各5篇,王寵佑、李保齡、謝家榮(含與程裕淇合作1篇)、鄧禮明各4篇。
  戰前,中國社會經歷了近十年安定、振興的時期,礦產資源的消耗強度快速增長。筆者對《礦冶》這一部分的內容做初步統計,看到其報道視野開闊,能從較高的層次和專業發展的宏觀角度作評論和綜述,其中以「國內外礦業現狀、國內礦山概況及礦業史」類的文章為最多。選題既關注世界礦業發展動向和礦山資源開發的決策手段,又跟報導國內大中型礦山動態和礦床開採方法等概況。如1927年謝家榮的「中國之黃鐵礦及煉硫事業」,顧琅的「評述外人投資我國礦業界之情形」,1930年胡博淵的「日本鋼鐵業概觀」等,是這類文章的代表作。1928年登載的王寵佑所撰「中國鑛冶業史」,回顧了50年以前的中國鑛冶金史,綜述50年以來引進西方冶煉技術製煉金、銅、鐵、錫、鉛、鋅等礦物的過程及開採現狀,其學術價值不同凡響。
  這一時期,「礦山地質勘探」類的文章從數量上占第二位,反映出中國地質事業發展的一段黃金時期。地質界在這一時期,規劃和完成了一系列重大發展:中央研究院地質研究所和一些省的地質調查機構相繼成立,除勘查鐵、銅、鉛、鋅、煤等礦產資源的傳統主導礦種以外,其觸角已涉及石油、天然氣、鋁、鉻等,調查區域也大大拓展。1928年,朱庭祜的「西沙群島之磷酸礦」,對南疆的非金屬礦的形成、化學成分及儲量作詳細論述;1929年赤瀨川安彥的「南滿礦產之分布及出產」,論述了當地地質概況、礦床的賦存、儲量等,反映出殖民地工業開發對地質礦產資源的依賴性。自民國十九年(1930),中國的地質學期刊開始發表鐵路沿線地質礦產報告。《礦冶》於同登載了馮景蘭的《遼寧瀋海鐵路沿線地質礦產》,學會並發行單行本。
  值得提到的是,自民國十七年(1928),日本人利用遼寧、吉林的油頁岩資源,陸續在撫順、樺甸等地建立油頁岩煉油廠。幾乎同時,《礦冶》即登載胡博淵的《油頁岩工業及撫順油頁岩》一文,除介紹油頁岩乾餾的工藝過程外,對撫順煤礦久歸日本人經營,巨大的油頁岩資源亦連帶被占,深感焦慮。從那時起,《礦冶》發表油氣類文章4篇,論及陝西延長石油和四川自貢的油氣。石油業還處在極細小的狀態。
  「礦山企業的建設、組織與勞資關係」類的文章占第三位。1927年梁宗鼎(貢周)的「本溪湖煤礦公司最近風潮紀實」,1932年朱世昀的「建設委員會整理中之長興煤礦」等文章報導礦山建設動態,分析和提出意見,為業界所關注。
  以上三類之外,金屬冶煉、原材料製備和冶金機械等類也有介紹。1934年,陳大受的「扭稱」登出,介紹這一剛引進中國的測量重力位二次導數的儀器。
  另外,自1929年登出「會員孫佩章先生傳略」以後,對已故會員和業內學者有傳記性介紹,為學科史和人物研究留下珍貴的一筆。
  抗戰時期復刊的《礦冶》依附經濟部礦冶研究所,總編和副總編由礦冶研究所所長兼試驗煉鐵廠廠長白玉侖和技正魏壽崑擔任。復刊的5期會刊中,3期為蘭州和桂林年會專輯。大概由於稿源匱乏,會刊似成為該所的專業刊物,作者群體的學科範圍縮小,鋼鐵冶金、冶金生產過程的工藝一類的文章大增,占第一位,其次是選礦。礦山地質勘探的文章較之戰前大為減少,但也有開拓性的重要成果,1943年,中央研究院南延宗(兼職)、吳磊伯在廣西富川、鍾山、賀縣地區發現磷酸鈾礦,1944年《礦冶》登載「廣西省富賀鍾區鈾礦之發現」一文,是我國首次發現鈾礦的地質報告,受到朝野上下的關注。
  民國二十三年(1934)一月,學會發行《中國礦冶工程學會月刊》,每月一期,16開本,每期7、8頁至30頁不等。月刊的編輯意向明顯在於簡報式的快捷、靈活。一般每期報導一篇會員近期學術通訊或論文,其餘的版面用於登載短小易讀、內容豐富的會務報告、啟事和會友消息,還設有學會每月的收支對照表及致悼去世會員等欄目。月刊的發行說明學會在戰前的興盛時期,編纂委員會不失時機地對編輯思路做了調整,集中維護學術期刊的嚴謹與完整於會刊,跟報導學會動態、活躍會員交流於月刊。這對於搞活和帶動整個學會的工作,擴大學會的影響,不失為一項好的舉措。民國二十四年(1935),月刊兩個月出一期。「關於刊物方面者,本會刊物分二種,一為《礦冶會誌》,一為《礦冶月刊》。……至月刊實在為兩月刊,每逢雙月出版,至同年八月已出至第四期,至十月當可出至第五期。」月刊的出版未能持久,至民國二十五年(1936)是否停刊,情況不詳。張爾平自北京的多個圖書館中,僅查到了1934年和1935年出版的7期《中國礦冶工程會月刊》。
  學會出版的單行本有:1930年,學會專刊第1、2號,分別為東北大學採冶系主任薛桂輪著《國際礦產問題》,穆棱煤礦(今黑龍江雞西礦務局)礦路股股長孫毓麒(孫越崎)著《吉林穆棱煤礦紀實》。1931年馮景蘭的《遼寧瀋海鐵路沿線地質礦產》;1934年,將續出的朱行中(杏庄)著《河北各礦概要》集結出版。1934年6月,學會出版《中國礦冶工程學會手冊》。
  學會在戰前設有5個發行處:南京毗廬寺梅園新村41號會所,北平西城兵馬司9號地質調查所,北平小甜水井學會北平分會虞和寅,天津北洋工學院曹誠克,漢口實業部商品檢驗局王佐臣(應為王寵佑先生,時任商品檢驗局局長。張爾平。)

2. 增設的學會委員會 
   自民國十七年(1928)學會第二屆理事會始,學會在原6個委員會的基礎上,成立「學術委員會」。學術委員會分鋼鐵、金屬、油煤、非金屬、選礦、地質等六組。王寵佑、盧成章、胡博淵、王正黼、曹誠克和翁文灝分別擔任六個組的主任。舉地質組來說,成員有朱世昀、李四光、葉良輔、謝家榮、朱庭祜與王寵佑,可謂名家薈萃。
  民國二十四年(1935),學會成立「礦冶工程教育委員會」。民國二十四年(1935)雙十節,學會在河南焦作舉行第五屆年會。「出席會員之從事礦冶工程教育者特多,晤談之下,果有同感,乃由北洋工學院院長李耕硯先生倡之於前,焦作工學院院長張文濤先生和之於後,其他贊同者復十餘人,因即決定提請本理事會設立一國內「礦冶工程教育研究委員會」,聘請委員若干人,以各校採礦冶金系主任教授為常務委員,對現有礦冶工程教育,作各方面之公開研究,……」該委員會成立以後,以北洋工學院為通訊地點。

戰前,學會召開過六次年會茲分述如次:
1.第一屆年會 
   民國十七年(1928)八月九日至十四日在南京黨務學校召開,會員60餘人參加。年會第一天來賓近百人,馮玉祥總司令及工商部孔祥熙部長等人到會致辭。那時國民政府甫定,政策法規正在厘定之中。首屆年會著重於礦業法規和發展礦業議案的研討。學會虞和寅、范柏年為農礦部礦業法規起草委員,擬訂礦法原則建議政府請求採擇案,經年會通過提交政府。年會還對政府疏暢運銷,蠲免稅捐和救濟礦業等議題進行討論。

history 02 2

2.第二屆年會  

  民國十八年(1929)九月五日至十五日,學會在瀋陽大南門里青年會舉行第二屆年會,到會會員48人。東北邊防司令長官張學良、東北大學副校長劉風竹在年會發表演說。會員參觀了遼寧的各大煤礦。年會對東三省的礦業動態尤為關注,多次集會進言獻策,以求東北礦業之發展;同時,對日本日益顯露的吞併態勢心懷憂慮。在這屆年會的會章中,設立仲會員(納會費兩元)和名譽會員。 

3. 第三屆年會 

history 02 3

民國二十二年(1933)四月,第三屆年會召開於杭州,中國礦冶工程學會成立六十周年紀念,在台灣出版特刊登載了這屆年會的珍貴照片。第三屆年會,論文以煤鐵石油之研究獨多,對於國防礦冶事業,力求貢獻,而對於全國總動員時,同人應如何組織合作,以得最高效能,亦有討論。 

4.第四屆年會  

  民國二十三年(1934)七月九至十一日在天津舉行。舉行前之同年秋,北洋工學院、實業部地質調查所、中華民國礦業聯合會和學會商議在天津舉辦全國礦冶地質展覽會。學會決定屆時在天津舉行第四屆年會,以資觀摩。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七月八日,「全國礦冶地質聯合展覽會在天津北洋工學院舉行」。七月九日至十一日,學會第四屆年會在北洋工學院召開。顧琅、王寵佑、嚴庄、朱謙、胡博淵等70餘名會員參加了年會開幕式,有河北省省主席、天津市市長等30多位來賓出席,可謂盛況空前。第四屆年會的學術會議安排縝密:七月十日和十一日上午,由朱庭祜任會議主席,孫雲鑄代葛利普(Amadeus William Grabau)宣講「滄桑論」,概述各地質時代地層的沉積,以此演證古生物發育史,引起與會者的極大興趣。王寵佑講述「汽油與國防、經濟的關係和汽油的替代研究」。會員們還宣讀了西北礦產,瓦斯煉油以及中國之鈣礦事業等十餘篇論文,相互促進,獲益匪淺。年會期間,會員參觀了開灤煤礦。

history 02 4

民國十六年(1927)國民政府在南京奠都後,本會會址遷往南京毗盧寺梅園新村,對於會務益加奮勉。自民國二十三年起並加刊《礦冶二月刊》一種,與《礦冶季刊》同時出版。曾先後在南京、瀋陽、杭州、焦作等地舉行年會,並在國內礦冶事業集中或重要都市,如南京、武漢、北平等地成立分會。
5.第五屆年會
  民國二十四年(1935)十月十日,在河南焦作工學院舉行年會。年會歷時七天,與會會員49人。前會長、資源委員會主任委員翁文灝先生以中福公司整理專員的身份,代表中原、中福兩公司致歡迎詞。他說,會員以平日研究之所得,寫成論文供年會討論,可為慶幸;會員相見一堂,互通情況以促進步,亦為必要;希望多有機會在各大礦廠舉行年會。會議期間舉辦學術專題討論會,譚錫疇、謝家榮分別論述《在廣東雲浮山和福建安溪進行的鐵礦研究》;閻增才介紹《中福煤田地質》;秦瑜(字慧伽)以《長興、淮南、鄱樂三礦產煤低溫煉焦試驗結果》為題,介紹的成果引起與會學者的重視。會員們參觀了六河溝礦廠和井陘、正豐兩煤礦,十月十三日遊覽大伾。這屆年會的照片未見諸會刊,而隨會員於20世紀40年代後期到台灣。民國七十五年(1986),被學會《六十周年紀念特刊》刊登。
  學會在民國二十四年(1935),開始吸納團體會員,「學會團體會員,現已有建設委員會,中福公司,河南建設廳等三機關加入。」
  第五屆年會還通報了下一屆年會的預案:「接陜西建設廳廳長雷寶華君來電,希望本會明年年會在西安舉行,……」
  民國二十五年(1936)三月二十日,學會理事會在南京召開。理事推舉翁文灝任會長,曾養甫、張軼歐任副會長。「並議決本屆年會(第六屆)地點在中興煤礦,年會完畢參觀中興煤礦,華東煤礦,中興附近其他煤礦,及淮南大通諸煤礦。」理事會大約聽取了翁文灝希望多在廠礦召開年會的建議。
6. 第六屆年會 
  民國廿五年(1936),第六屆年會在中興煤礦舉行。中興煤礦公司位於山東嶧縣以北的棗庄。「……原以決定翌年秋在西安舉行第七屆年會,同時改選理事,詎料日本侵華,引發我七七抗戰號角聲響,國難當頭,屆時未得遂行。」

 

抗戰期間學會活動

        ■ 抗戰期間學會內遷重慶,在上清寺自建會所一處,繼續活動,曾在重慶、桂林、貴陽、昆明、蘭州、成都等地舉行年會,又為避免戰時交通困難,會員往返不易,及節省費用起見,從昆明起各專門工學會便與中國工程師學會一起舉行聯合年會,學會並繼續發行《礦冶季刊》,彼時學會會員已達千人以上。

  ■ 抗戰期間召開的年會以舉辦年度和地點定名。
民國三十年(1941)在貴陽召開三十年度臨時年會。
民國三十一年(1942)在蘭州召開三十一年度年會。《礦冶復刊號》第2期為年會論文專刊。
民國三十二年(1943)10月22日,在桂林環湖南路資源委員會錫業管理處召開學會三十二年度桂林年會,是戰時記載最詳細的一屆,會員出席87人,幾天的會議上,改選理事、監事,舉行會務及專題討論會,討論「廣西礦業問題」和「西南各省煤之產銷及煤荒問題」。徐韋曼 主講:廣西煤、鐵、錫等礦產的分布、儲量及開採現狀,擬請政府撥專款完成測勘工作。王野白講述了湘、粵、桂地區的煤荒,建議分步驟研究該地區的煤開採、運銷及供需平衡等問題。年會修改會章,設立4個委員會:
  1. 編纂委員會;
  2. 技術委員會;
  3. 礦冶工程標準委員會;
  4. 礦冶工程教育委員會。
四個委員會分別由朱玉侖、吳健、邵逸周任和曹誠克主任委員。
《礦冶復刊號》第4、5期為桂林年會專輯。

對日戰爭結束後學會成立台灣分會
  ■ 民國三十五年(1946)國府自重慶還都,中國鑛冶工程學會(以下簡稱「本會」)復隨同遷返南京,正擬擴大會務,以期奠定本會基礎之際,卻逢大陸時局丕變,內戰烽火連天,影響至未及施行。民國三十七年(1948)十月曾在臺灣舉行年會一次,並促成「臺灣分會」之成立。嗣因大陸撤守,本會會務遂暫告停頓。當時總幹事畢文翰有會中文件、款項到香港,聞曾經來台,又回港。係受本會當屆之會長孫越崎,為人民政府經濟部部長,電畢折返。